Bitcoin86.com

肖磊:美國開始消滅競爭對手,為華爾街推行數字貨幣鋪路

最近,對數字貨幣市場的關注,已經成為一個國際性的重要話題,尤其是美國市場,從美聯儲主席到總統,都在發表關于數字貨幣的看法,這本身就值得重視和思考。

今年2月,摩根大通宣布發行數字貨幣JPM Coin。JPM Coin基于區塊鏈技術,能夠在機構賬戶之間實現即時支付轉移。

上個月末,高盛CEO大衛•所羅門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未來“絕對”會推出數字貨幣。而就在高盛CEO表示“絕對”會推出數字貨幣十天后,高盛的數字資產部門的招聘信息顯示,高盛正在打造類似JPM Coin一樣的技術團隊。而早在2017年,高盛就已經開始幫助客戶做比特幣等數字資產的交易。


至于大家關心的Facebook所推的數字貨幣libra,實際上類似的穩定幣,美國監管當局已經批準了兩個。

2018年9月,紐約金融服務署(NYDFS)同時批準了兩家公司發行穩定幣的申請。這兩家公司分別是Gemini和Paxos,他們的穩定幣均基于以太坊區塊鏈,并且和美元掛勾,同時都希望成為除法幣以外更高效的支付及結算選擇。

請大家注意,Facebook所要發的libra,從表面上來說,跟去年9月紐約金融服務署批準的這兩個穩定幣沒有太大的不同,都是掛鉤法幣,都是借助區塊鏈技術發行。但Libra跟這兩個穩定幣的不同在于,這兩個穩定幣明確跟美元掛鉤,接受紐約金融服務署監管,而libra超越了美元,且沒有獲得美國相關機構的批準。

所以未來新型的數字貨幣發行,尤其是直接用于交易支付層面的穩定幣,如果想獲得全球性推廣,首先可能需要兩個非常重要的前提,一個是跟美元掛鉤,另一個是要美國監管機構批準。

大家可以想想,1944年美元打敗英鎊的全球貨幣新協議(布萊頓森林體系),最重要的一個規定就是,美元跟黃金掛鉤,其他貨幣跟美元掛鉤。如果未來新的世界貨幣是某種基于區塊鏈數字貨幣,那么美國要維持美元霸權的前提必然是,必須要跟美元掛鉤,而其他國家的貨幣再跟這一數字貨幣掛鉤。


說白了,美國的邏輯在于,就算美元已經不符合未來全球貨幣的潮流,那么美元的逐步退出,也是要有前提的,就是要成為數字貨幣時代的錨,像黃金一樣退出世界貨幣舞臺,但不失去信用和傳奇。

為了保證這一點,美國就必須要做到兩點。只要有全球支付屬性的,基于穩定購買力的數字貨幣發行,就需要跟美元掛鉤,而且要美國批準,兩者缺一不可,因為如果僅僅跟美元掛鉤,而沒有得到美國監管當局的批準,那么這種穩定幣的發行,就有可能會在未來某一瞬間,甩開美元,美國卻無法做到任何阻止措施。

那美國會怎么做呢?數字貨幣市場有一個比較原生的穩定幣,叫USDT,誕生于2014年,這個穩定幣現在的市值規模是40億美元,雖然跟美元掛鉤,但并沒有獲得美國監管當局批準。假設美國批準的穩定幣無法超越USDT,USDT肯定會成為被美國消滅的對象,因為等USDT借助美元建立更廣泛的信任之后,將來某一天脫離美元自我運行,美國是無法干預的。

另一邊,美國批準的兩個穩定幣,目前總規模加起來,還不到2億美元,而且增發速度遠遠低于USDT。

近日,紐約總檢察長辦公室(NYAG)發布關于USDT背后主導者Bitfinex和Tether非法發行證券的報告,詳細描述了Bitfinex和Tether涉嫌在紐約州發行非法的交易證券,而且是非注冊證券運營商。


在美國,非注冊證券運營商發行非法的交易證券,可是重罪。很多人目前覺得Bitfinex和Tether有錢,可以請到最好的律師,跟紐約總檢察長辦公室死磕到底。但大家可能低估了紐約州和華爾街的意志和手段。

紐約總檢察長辦公室作為美國整個金融法律監管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2016年的時候,直接下令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唐納德·特朗普的基金會停止在紐約募資,去年開始起訴特朗普基金會,并調查特朗普的企業。而在面對紐約監管當局的發難,特朗普這樣強勢的人,也只能抗議。

在捍衛美國的金融權力和美元的霸權方面,紐約可以說毫不猶豫會跟全世界“開戰”。特朗普在這種問題上,也不會有任何的挑釁態度,所以大家也就看到了特朗普近日發的那兩條社交媒體。

請注意特朗普的發言,他說,臉書Libra沒有什么地位或可靠性可言。如果臉書與其他公司想要成為一家銀行,它們就必須尋求(獲得)一張新的銀行牌照,并像其他無論是國內還是國際銀行一樣遵守(美國)所有的銀行監管規定。最后特朗普還強調了美元的地位,他說,我們在美國只有一種真正的貨幣,而且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強大,既可靠又可信。到目前為止,它是世界上最具有統治地位的貨幣,而且它將永遠如此。它叫美元!

特朗普到底在說什么呢?大家可能沒太注意,因為這個世界上,能讓特朗普這樣的人敬畏的事情實在太少了,所以他如果是在很保守的講一個觀點和表達一種態度,說明對方在他眼里真的是惹不起的。

那我跟大家解釋一下特朗普到底要說什么,特朗普說,libra不可靠,而且需要獲得一張銀行牌照,接受監管。其實這里隱含的意思是,libra沒有明確跟美元掛鉤,所以不可靠,沒有美國監管機構的批準,就不能干金融的業務。

大家再想想,特朗普是一個企業主,曾經一度要廢除“華爾街的緊箍咒”多德-弗蘭克法案,也就是說特朗普本身是一個金融開放主義者。況且在美國,獲得一張銀行牌照對于Facebook來說,太簡單了。可能大家還不知道,美國諸多金融科技公司,放著銀行牌照不要,政府甚至主動撒牌照,但沒有人要。原因很簡單,對于這些金融科技公司,一旦獲得銀行牌照,基本就等于失去了創新的可能,變成了美國金融系統和美元的奴隸。

所以特朗普的意思之一是,Facebook必須要主動接受美國的監管,成為美元系統的“奴隸”,而不是指Facebook沒有什么銀行牌照,沒有資格發行libra等這類意思。

特朗普最后說,我們在美國只有一種真正的貨幣,而且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強大,既可靠又可信。到目前為止,它是世界上最具有統治地位的貨幣,而且它將永遠如此。這句話實際上跟特朗普的內心所想是沖突的,他一直認為美元應該貶值,美聯儲應該操縱匯率跟歐洲和中國打匯率戰。

特朗普一直講,我想要一種對我們國家有好處的美元,而不是一種如此強勢的美元,以至于它強勢到讓我們難以和其他國家做生意。

按照特朗普對美聯儲的不滿程度,以及對美元的貶值需求,不應該口是心非的說美元比任何時候都要強大,而且是既可靠又可信。那請問特朗普為什么一直要批評美聯儲呢?這豈不是夸贊美聯儲干得好?特朗普之所以心口不一,是因為他知道什么是紐約可以容忍的底線,什么是美國的“大局”。

所以我是什么意思呢,我的意思是,類似于目前規模最大的穩定幣USDT,如果不屈服于美國的監管體系,還天真的要持續的對抗下去,可能后果會非常慘。紐約總檢察長辦公室之所以沒有一下子掐死USDT,并不是沒有辦法,而是一種美國式打擊競爭對手的正常策略。

最近大家看到的德意志銀行潰敗的消息,其實從根上來說,德銀的潰敗,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給德銀設套做衍生品交易,最后美國監管機構出面掐斷其業務,并開出歷史以來最大的罰款,直到把德銀給拖死,而且沒人敢救,包括德國政府。這一招大家再想想華為,從某銀行的設套,到提供證據給美國,何其類似。

因此,數字貨幣市場目前規模最大的穩定幣,或者新的,沒有通過美國批準的數字貨幣市場各類穩定幣項目,將會在某個階段,被美國逼到內部崩潰為止,最后可能什么都不剩了。

這也是除了缺乏透明和制衡因素之外,我長期不看好USDT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至于Facebook的libra的問題,其實在于扎克伯格的選擇,而不在于技術或政策,美國未來會有一百種辦法阻止Libra的實施,但Facebook也會有一百種辦法來應對,可是,大家要思考一個終極問題,Facebook要解決的問題,到底是一個政治問題,還是經濟問題。


商業沒有國界,但商人是有國界的,Libra用一籃子貨幣,以及成立中立非盈利機構來運作Libra,真正的目的并不是要跟美國對抗,而是要用這種,美國暫時沒有辦法阻止的邏輯,來增加跟美國傳統利益勢力的博弈,從而爭取更多美國的監管和政治資源,最終依然會為美元服務,這是毫無疑問的。

現在很多人站在一個非常奇葩的角度來評論libra,認為美國也在反對libra,這種想法要不得,因為美國還有很多人在反對特朗普呢,還有很多人反對打貿易戰呢,但結果呢。

Libra其實還沒有推出,僅僅是發布了一個白皮書,就引起了如此之大的反響,大家需要思考的是背后的原因和邏輯,因為當你參與討論的時候,你已經被某種東西改變了。

在華爾街,每天都有數十個上百億美元的基金成立,但沒有人關注,類似于Libra一樣的數字貨幣穩定幣市場,規模連50億美元都不到,為何會引起如此之大的關注?我想,這一定是某些東西正在發生著改變,可能是貨幣歷史的改變,也可能是商業文明的改變,更可能是信息時代底層組織關系的改變。

四天前,我發了一篇評論,標題是,“中國官方全面表態,不推數字貨幣不行”,里面我提了一些對中國發行數字貨幣的看法,我說至少需要三個屬性,一個是國際貨幣屬性,類似于人民幣的離岸市場,第二個是要有足夠的應用場景,比如借助國內互聯網巨頭,第三個是要有實實在在的資產背書,比如黃金。

兩天后,根據南華早報的消息,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對中國所推數字貨幣發表了看法,首先一個是,周小川說,中國可以委托商業實體發行數字貨幣,類似于中國香港的貨幣體系允許“商業實體”發行由其私人資產支持的紙幣,中國可以從中獲取經驗。周小川說,通過遵循這種貨幣掛鉤模型(香港發鈔銀行需要等額的美元儲備),中國可以避免困擾加密貨幣發展初期的“巨大波動”。周小川還認為,Libra引入了一個將影響傳統跨境業務和支付系統的概念。由于Libra專注于跨境支付,它可以幫助發展中國家改善其支付結構。

私人到底能不能允許發貨幣,我覺得現在討論這個問題還為時尚早,因為從政策層面講,至少大陸現在沒有這個法律依據。但這個“私人”如何定義,需要有一定的智慧,如果正如周小川所言,中國確實可以委托“商業實體”發行數字貨幣,那么這個“商業實體”到底需要具備什么條件呢?

我擔心的是,等到我們想明白這個事情的時候,libra等可能已經帶著新的美元信任機制,滲透到了全球各個發展中國家的商業體系和支付網絡。
 

最后我想說的是,我是一個貨幣市場研究者,從來不推崇大家去買數字貨幣,我僅僅是一個分析者,也從不鼓吹數字貨幣市場就能一夜暴富,我給我所有的學員都在潑冷水,讓他們保持冷靜和理智,這恐怕是大家不可思議的地方,因為我經常潑冷水,很少推薦投資標的,但還有那么多同學參與聽課。其實除了講一小部分的行情走勢之外,數字貨幣是一個興起的科學理論,這個領域哪怕是教會大家一點點的常識,未來將給個人認識世界帶來很大的幫助。很多人已經意識到這一點了。

我跟大家舉個例子,兩百年前,人類開始討論在社會商業層面出現爭議的“股份有限責任公司”這種組織形式,由于這種組織形式,是把大家的錢集中到一起做生意,最后生意黃了,資不抵債,職業經理人只要宣布破產就好了,他們的財富不會受到任何影響。于是,“股份有限責任公司”開始遭遇社會批評,認為是一種引誘投資人失去財富的骯臟手段,跟當前批評非法集資差不了多少。

當時對經濟領域研究最透徹,思想最前沿的《經濟學人》也對“股份有限責任公司”提出了嚴厲的批評,認為這種模式被嚴重高估,社會不需要這種形式,并預言這種模式最終將走向失敗。

但一百年后(1925年),《經濟學人》再次發表評論,認為“股份有限責任公司”是一種偉大的發明,這種發明不知道是誰促成的,但將來的歷史學家肯定會授予發明者一個光榮的稱號,這個光榮的稱號和那些發明了蒸汽機、織布機的人得到稱號是一樣崇高的。

未來的全球貨幣市場,區塊鏈技術主導的數字貨幣,將可能是一種主流,其給世界帶來的改變,也可能是難以估量的。但世界的變遷,已經很難用“革命”及“顛覆”來詮釋,這個世界看上去發展速度非常快,但這種“快”,可能要比你想象的慢得多。

紙幣取代黃金成為全球新的貨幣形態,實際上從時間跨度來說,經歷了接近一千年,從1023年最早的紙幣交子在中國誕生,到人類貨幣市場完全擺脫黃金影響,那是在1971年美元跟黃金脫鉤之后的事情了。

比特幣、libra等,如何在諸多場景里取代美元或其他法幣,可能還需要漫長的時間來博弈。從學術和技術層面,也會有太多的掣肘,這個世界沒有人會輕易接受一種新的理念,包括當下看上去最先進的研究和學術機構。物理學家尼爾斯·波爾說過,“新理論被接受了,不是因為反對它的人改變了立場,而是因為反對它的人都死了”。

但我還是想說,不管這個時間多么漫長,最終的得益者,一定是那些做好準備和積極參與的國家,而不是什么都不做的國家。(肖磊看幣)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微信捕鱼苹果手机充值卡充值
广东时时出奖信息 全民大众麻将 上海快三下载软件 香港49开奖走势图 辽宁快乐12app下载 极速时时历 香港赛马会管家婆料 云南快乐二十分前三直走势图 江西新时时技巧qq群 四川快乐12彩经网 刮刮乐7中奖图片 福建时时有跑路吗 澳洲幸运5计划下载 博悦国际娱乐平台app下载 100tk全年123历史彩图 安徽时时平台注册送钱